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崔颢:从小就学过他的《黄鹤楼》,诗词背后,他的言行却让人不齿

时间:2023-06-15 00:02:04 | 浏览:11

说起唐代诗人,可谓是每一位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和特色,李白浪漫狂放、杜甫低调沉郁、王维佛系圆滑、刘禹锡正直敢言...当然除了这些诗人大咖,还有唐代诗人里面品行最差为了一首诗杀掉自己外甥的宋之问、写完“锄禾日当午”却成为贪官酷吏李绅...今天我

说起唐代诗人,可谓是每一位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和特色,李白浪漫狂放、杜甫低调沉郁、王维佛系圆滑、刘禹锡正直敢言...当然除了这些诗人大咖,还有唐代诗人里面品行最差为了一首诗杀掉自己外甥的宋之问、写完“锄禾日当午”却成为贪官酷吏李绅...

今天我们要说的也是一位有名的唐朝大诗人,他的诗词在小学课文里面就学过,而且写的非常精彩,传说李白看了这首诗之后都不敢再写诗了,是哪一首诗呢?就是这首《黄鹤楼》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 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 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 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这首诗的作者是崔颢,虽然我们只学过他这一首诗,但他在当时诗名很盛,而且不到20岁就进士及第,可谓是一位大才子。当然这首诗历来赞誉都很高,根据相关资料,查慎行《初白庵诗评》说:此诗为后来七律之袓,取其气局开展。南宋诗歌理论家严羽在《沧浪诗话》甚至推此诗为唐人七律第一:唐人七言律诗,当以崔颢《黄鹤楼》为第一。除了这些,更有吴昌祺,将此诗评为“千古绝唱”:不古不律,亦古亦律,千秋绝唱,何独李唐?

除了这么多客观的文学评价以外,一个关于李白写诗的传说,更是佐证了这首诗词登峰造极的水平。传说,李白在四处游历的时候,来到了武昌,登上黄鹤楼,远眺滚滚东流的长江水和对岸匡阔的汉阳平原,不由得想题诗一首,可正当他拿起笔时,发想楼阁内已经有了崔颢这一首《黄鹤楼》,李白读来,联声称赞“绝妙、绝妙、绝妙啊!!”,在这首诗映衬下,李白便不敢再写了,只是写下一首打油诗:

一拳捶碎黄鹤楼,一脚踢翻鹦鹉洲。

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

写完这首打油诗,李白便把拿起来的笔放下,自叹不如地下楼去了。虽然这只是传说故事,但足以证明崔颢这首《黄鹤楼》的极高水平。抛开李白的这个“搁笔停诗”的故事,李白对这首诗真实的模仿更具有说服力,就是这首《登金陵凤凰台》

凤凰台上凤凰游,凤去台空江自流。

吴宫花草埋幽径,晋代衣冠成古丘。

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鹭洲。

总为浮云能蔽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。

这首诗认真读来,不难发现,其实就是完全模仿《黄鹤楼》而作,连韵脚都一样!一首《黄鹤楼》让诗仙搁笔和模仿,让黄鹤楼名扬海内外,足以见得,崔颢写诗的功力。可崔颢这个名字对我们来说还是很陌生,就像现在一首爆红的流行歌曲,我们并不知道背后的作者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诗人?

说起崔颢,他和李白、孟浩然、王维、杜甫应该是同一时期的盛唐诗人,在王维、王昌龄这些诗词大咖的光彩下,崔颢的光芒可能被掩盖了,但他的才华在当时也算得上是很有名气,毕竟不到20岁就中举,这在古代是很少见的。可崔颢为什么没有想李杜那样走入我们的视野,甚至历史记载都很少呢?这就要从他的品行说起。

关于崔颢的记载《旧唐书》其实把他和王昌龄、孟浩然、高适并提的,他一生宦海沉浮,都是最基层的小官,郁郁不得志。

而另一部记载唐代诗人的著作辛文房的《唐才子传》里面则记载:“少年为诗,意浮艳,多陷轻薄”、“然行履稍劣,好(蒱)博,嗜酒,娶妻择美者,稍不惬即弃之,凡易三四”。意思就是说,崔颢,很小就会写诗了,但是他年轻的时候写的诗很多都是闺房中妇人的浮艳之作,世人都觉得他的诗太轻薄无礼。除了这些之外,崔颢行为让人很看不起,喜欢赌博喝酒,娶媳妇儿专挑好看的,稍微不满意就抛弃了别人,经常换老婆。

以上对于崔颢的记载并不是传说故事,而是根据历史资料而来,所以世人都说崔颢“有文无行”,作诗浮艳,举止轻浮不管是在封建王朝还是现在都是被人看不起的,何况他还喜欢赌博、嗜酒成性,再大的才气,再大的家业也抵不住赌博啊,这大概就是崔颢才华出众但是一生碌碌无为的原因吧。在当时,三妻四妾不是稀奇事,娶媳妇专挑漂亮的也很正常,但稍微不满意、一起呆腻了就休了别人,在道德上还是说不过去的。

除了这些客观的史料记载,《唐才子传》关于崔颢还有两则小故事,一则就是前面讲到的“李白搁笔停诗”的故事,一则就是他举止轻浮被主人赶出家门的故事。传说当时唐朝有一位道德和文章都很受人尊崇的名士,他是北海太守李邕。李邕听闻崔颢的诗才盛名,便邀请他来家里做客,在宴席上,崔颢看到李邕的家室,便写了一首诗《王家少妇》:

十五嫁王昌,盈盈入画堂。

自矜年正少,复倚婿为郎。

舞爱前溪绿,歌怜子夜长。

闲时斗百草,度日不成妆。

这首诗是崔颢仿照南北朝的古体诗而作,诗里面的“王昌”是南北朝时的人,在诗词里面常与中国第一美男子“宋玉”并列,所以“王昌”就代指“男神”、“高富帅”。而“闲时斗百草,度日不成妆”这一句更是写出了李邕内室过着富贵雍容、懒散的日子。

按理说这首诗问题不大,但场合不合适。第一,李邕在当时是很严肃的人,很重视道德伦理,内心是标准的儒家士大夫;其二,两人第一次见面,而且李邕是长辈,崔颢还比较年轻,第一次见面,写什么不好,偏偏堂而皇之地写别人的妇女家室,这自然惹恼了李邕。所以李邕听后便大声怒斥他“小儿无礼,滚出去!!” 把崔颢轰了出去。

有文无行”“智商高、情商低”的崔颢后半生可谓处处碰壁,浪迹江湖20余年,始终不得志,但在他人生后半生,他的诗词风格有了很大转变,从年轻时喜欢写浮艳的闺中之作,到中年时雄浑奔放之家国诗作,他最终因诗而被世人不齿,也因诗词身体消瘦让人心疼,最终在安史之乱之前的天宝十三载去世。

浪子回头金不换。何况年轻时的浪子已是过去式,历史是公平的,留下的诗词作品更是有目共睹,崔颢已离我们千年之遥,但他的诗词,还是经常在我们耳边萦绕,对黄鹤楼本身、对慕黄鹤楼之名而来的我们,崔颢就在我们身边。